我来跟你聊聊使命感这件事吧

来源:转载 发布时间:2018-03-24 浏览量:344 二维码

来源:微信公众号:国际组织实习生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17日


初衷 重返东南亚


曾经我一直以为自己会有一天,踩着高跟鞋,穿着职业套装,游走于bling bling的写字楼间,过着人们眼中“精英”的生活。阴差阳错下,大二时被一个长得像包工头的mentor带到柬埔寨,便一发不可收拾地开始了我漫长的、浪漫的一线工作时光。

 在我20岁那个夏天,在柬埔寨土地上,我做了我身边大多数的年轻人从来都没有做过的一件事——成为一名国际志愿者,加入到为村落社区提供功能性建筑和设施的营造计划中。我第一次搬运砖块、第一次拿起锯子锯木头、第一次拿起铁锹,与泥土亲密接触、第一次和同伴抬起每包重达50kg的水泥、第一次在一天内钉数百颗钉子、第一次亲手搭建一座茅草房。那一次,我们在当地的帮扶计划是为一家名叫PACDOC的孤儿院搭建一所蘑菇工厂,为孤儿院里30多个孩子们提供种植蘑菇的基地。最触动我的是在那一次帮扶结束前,我的mentor突然问我:“算一算,如果你的人生还有60年, 在这60年里,你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些什么样的改变?”他说:”每分每秒都重要(Every second,every minute counts)。你的热情就是最终改变这个世界的钥匙。去找到你的passion,让自己去见更大更广的现实,去为更大更广的,比自己更重要的事情而工作,这样就会让你自己更好!”


        就因为这句话,我义无反顾的在毕业后选择了间隔年(Gap Year),飞到柬埔寨的村落,一待便是两年。开始定点做村落公立小学的社区营造后,我重新有了一个大的全局观,它让我能够从一个螺丝钉的状态里抽离出来,去做一件真正能影响别人的事情。在柬埔寨的工作中接触了早期儿童教育(ECCE)概念,开始身体力行地去加改善落后国家的学前教育问题。在搭建儿童宜用校园的过程中,我是为当地社区学校服务的,当我发现墙体搭建质量不过关时,就会要求工人推倒重做,常常带着整个团队在炎炎烈日下暴晒一下午,就为了砌好一面小学厨房的墙。其实在村落里工作是件特别幸福的事,一下课,孩子们都会冲过来和你一起玩课间10分钟游戏,每日下班从村落回家的路上,那些放学回家的孩子们也会冲出来跟你说拜拜。 这长久的陪伴,让我更能明白手头工作的意义。


从未想过当初一拍脑袋的决定,就让自己从此结缘于东南亚。从一开始空有一腔热血,到长成为一名发展计划的工作者,从最初的蘑菇工厂,到后来的村落小学,一线工作的这些年,用自己的双手从一砖一瓦开始,让我看到个体的力量,能为身边的人带去的改变,能影响更多的人采取行动。 

我是个爱村落的人,离开东南亚一年了,我仍想念那沿途去项目地的路上,沿途那一望无际的田野和高高的棕榈树。于是,在选择教科文组织的岗位时,第一志愿毫无二念的选择了泰国。正如我无比热爱在柬埔寨的自己,我憧憬着,有机会能在东南亚的另一个国度,继续努力让这个世界变得美好。

我想,是时候重返东南亚了。


出发 为什么要去国际组织

我是学社工的,放在大类说,就是学发展学的。记得在第一节专业课上,老师抛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是发展?发展,就是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好啊。这个领域从来都不缺钱,因为愿意去帮助别人,恻隐之心是每个人生来的本能,但是这个领域,缺少的是能做实事的人。因为帮助别人是件技术活,在我看来,它比赚钱难太多了。 

两年前,我在柬埔寨做过一个叫做“Why No War”的工作坊,带着一帮十五六岁的中学生,讨论着30多年前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红色高棉为什么与我们息息相关。在游览吴哥窟的时候,常常能看到那些因30年前的战争遗留下来的地雷而致残的乞讨者们,在我走访村落的时候得知,他们中的少数壮劳力,常常就在去田间地头种个菜、挑个水的功夫,一不小心踩着地雷失去了手臂或者腿。在近距离的接触里,我似乎找到了答案,战争早已过去,可那些仍埋在地下的地雷就是看似遥远的战争与你相关的联结,他们现在仍然威胁着许多鲜活无辜的生命。 

我常常在想,青年人出走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走出去,其实是建立更多自己与这个世界的联结。 

在去柬埔寨之前,我也做过各种大大小小的志愿工作。其实大多时候,都感觉到自己是个免费或者廉价劳动力,做着流于形式的帮助。似乎也不太清楚自己所做的工作到底能改变多少人,它的影响到底在哪里。

但是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不是真的没有问题的,只是它们没有以最紧迫危险的情况展现在你的面前而已,这样你自然就没有了行动的力量,没有刺激你真的要改变这个世界的决心。 

现在的东南亚,仍旧有超过一半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有50%的农村人口无法获得健康的饮用水和基本的卫生设施,一半的孩子从来没有拥有过教育。我们依旧面临着这些看似遥远,却实实在在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亟待解决的问题。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出发,为什么要去做着最最有力量的事情的国际组织里。

这些经历是帮助我们去找到战场啊。 

UN就是一个这样的好战场,教你如何去联结每一个个体生命和这个世界上亟待解决的问题。在这样一个看似庞大的体系里,也许你一下子被铺天盖地的社会现实问题问懵了头脑。然后,你会开始去问自己一开始我被问到的那个问题——“如果你的人生还剩下60年, 你想为这个世界带来什么?”

也许,你内心的答案会告诉你,你是否还要继续把这篇文章看下去。 

Why UNESCO

曾经在一次社会创新的分享会上听到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农村妇女把鸡生蛋赚的钱拿去给孩子买了方便面。这看似是个笑话,可是我却听完很沉重,它让我想起了我的柬埔寨同事跟我讲的另一个故事:在柬埔寨的村落里,农村养牛赚的钱,只会拿去买更多的牛,让家里的孩子放。于是,一代代都是养牛娃 。村里的人们,无论多么努力地放牛,都世世代代走不出生来的贫困。 

这两个故事,让我一直在思考,教育到底是什么? 

在我做农村发展计划的时候,最害怕最担心的,就是没法把自己的技能变成可转化的技能,传递到当地的社区身上。害怕自己做不到“授人以渔”。而对于任何一个发展计划来说,如果没有办法将自己的技能和知识传授给当地人,那都是失败的。全民教育(EFA)很重要,“确保包容、公平的优质教育,促进全民享有终身学习机会”更重要。面对层出不穷的社会问题,也许教育就是解决一切的答案。

在这个过程中,我开始理解到,教育不是给一个普适配方的,它是需要多去尝试,是去埋种子的过程。

永远去学最前沿的知识,永远去踩最艰苦的土地。也许有了教育,就可以让一个被贩卖的越南女童勇敢地 say no,可以让一个非洲遭受着割礼的少女有勇气 say no,就可以让一个经受着校园霸凌的同性恋少年勇敢地say no,就可以让一个正拿起武器瞄准着孩子的男人选择say no。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做的就是这样的事:

于人之思想中构建和平——Building peace in the minds of men and women!


申请步骤

前几期小伙伴们都事无巨细的介绍了相关的申请流程,我这里就不再赘述,只就我个人在申请时遇到的注册问题提个醒吧,由于CSC申请平台的账号需要国内的IP才可以成功注册,当时我身在国外,连夜让我国内的同学帮我注册的,浪费了很多时间,差点在最后一刻都没赶上提交材料。

所以,那些还在国内,或马上要出国的, 都快快提前把账号注册起来吧!已经在国外的,让国内的小伙伴帮忙注册一下吧!


干货时间 我的tips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想要申请某个岗位,如果连岗位说明(Job Description)都没仔细读过三遍以上,恐怕也不好证明自己有多热爱这个岗位了吧。

那么问题来了,岗位说明应该怎么读? 

一读基本信息(General Information)

基本信息里,通常包含岗位名称、地点、所属部门及任期时长。这些简短的信息,是在早期帮助你快速锁定你所中意的岗位和工作方向的。

二读专业信息(Professional Information)

通常包括技能要求(Positon Tasks)、学习目标(Learning Objectives)和期待你能做出的贡献(Expected Contributions)这一板块,通常是帮助你勾画一个蓝图,让你对未来工作的内容和领域有一个大体认识。

三读职位描述(Job Description)

这是另一个重头戏,叫“申请人专业背景及经验要求(qualifications and experience of the candidate required)”。这一块的内容,几乎成为了我准备两轮面试的全部参考标准。它包含了这一岗位的最基本要求,如果能逐一参照标准,匹配自己的学术和履历背景来准备材料,基本第一轮的材料递送环节就能平安通过了。

那么, 我们一起逐一解析下,UNESCO有哪些要求?

1. 学术背景(Academic qualifications)

“University degree in one of the disciplines relevantto the following areas: Education, Gender, Social Sciences or a field relevant to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 ” 就是需要跟社科、教育、以及性别相关专业的。作为一名学发展的社科狗,联合国系统的各种机构,几乎社会科学大类的专业都可以申请的。当然,如果你是自然科学、信息工程类,可以定向关注专业区块的机构。

2. 工作经验(Work experience)

“Some relevant work experience, with experience in gender, women's development or human rights work, would be considered an asset.” 就是多积攒实战经验,越多越好。工作经验这块,应该是我比较能充分准备的块板吧。 在英国念书期间,我在一家社区青年女性赋权中心实习了半年,专注于青少年LGBT+人群的平权问题。在那之前,两年间隔年, 让我有机会全职从事国际发展的一线工作,这一点,在我后来的面试中,也是被面试官着重提出来一对一询问的,所以,经历上,说实话就好。因为一旦涉及具体工作,经验丰富的面试官,一两个问题就能问到要害,如果没有切实的经验做支撑,很容易让回答变得很空洞。

3. 语言能力(Language requirements)

"Strong verbal and written communication skiils in English;other Asia-pacific languages are an advantage. " 在UN系统工作,对英语的要求,只有更好,没有最好。所以,学好英语,学好英语,学好英语啊!当然,第二外语,甚至是第三、 第四外语,都无外乎是绝对的加分项。 因为个人工作经历的缘故,多多少少学了点柬埔寨高棉语,加上之前修了西班牙语课,所以我想这可能是我在语言这条上符合“Other Asia-Pacificlanguages“的比较优势吧。(P.S.: 虽然东南亚语种不如联合国官方六大用语那么普遍,但是学习这件事本就不该太过于功利,至少用语言为自己解决生活上的难处,没准哪天你的小小语种就派上作用了呢。我现在就开始努力的上泰语课,因为不会泰语,买不着好吃的,这实在让我“蓝瘦香菇”啊~~~)

4. 核心竞争力(Core Competencies)

Embracing diversity and inclusion:换句话说,就是让自己的接受度变广,让自己的舒适圈变小。

Communication:就是能像成年人一样简洁明了表达自己的观点并懂得聆听。

Working with people:讲人话,就是be nice, be nice, be nice啊!

Planning and organizing: 就是希望你能掌握目标设定、时间管理和知识管理等一系列自我管理的方法论,和一颗强大自制力的不偷懒的心啊!

5. 其他技能(Other Skills)

“Able to work effectively in a multi-cultural environment; Proficiency in Ms office packages, databases and the internet. Able to multi-task and work on complex projects under time pressures.” 简而言之,就是你再忙再累,都要扛住啊!!!


后来的话 使命,就是使上命也要去完成的一些东西

“A dream when you dream alone,

it’s only a dream

A dream when we dream together,

it’s reality。”

                       -John lennon

拿到录取结果的那一天,正好是5月20日。当时我走在满是樱花落满的上学路上。历时半年的申请、备考及焦急等待,一切都在那一刻,感觉像小孩长大一般,梦想成真。 

从我记事起,每一年的生日愿望里都有一个愿望——希望世界和平。当然我也常常因为这改变世界的使命感而被别人嘲笑。就是这么一个在别人眼里奇葩的我,一路都在做着些奇怪的事情。从最初一不小心跑去柬埔寨帮农户种地和搭房子,到后来接触社会创新(Social Innovation)的概念,毅然决然的选择间隔年, 扎根在柬埔寨的村落,再赴英深造,转移重点到西方更多元化的性别问题。自从长大后,几乎每一年都在流浪着,从北京到柬埔寨,再到英国,现在来到曼谷。这一路的际遇,让我意识到,帮助别人不一定是苦大仇深的,它可以是快乐的、有趣的,同时又带来改变的。

我始终坚信,帮助别人是一件不单单有情怀和同理心就够了的事,但使命感这件事对我真的很重要,它是我全部的动力和忍不住就要去做的冲动来源。 

我现在又有了一个的梦想,让更多的有使命感的青年加入国际组织的平台,它可能不仅仅是实现自我价值那么简单,而是希望能够通过自身的力量影响更多的年轻人,让大家作为这群改变者(Change Maker)当中的一员,来去发挥自己的能量,充满热情的去奔赴更大的现实中,去经历、去感知、去理解,最终去采取行动,来帮助改变这个可以改变的世界。

当有爱的人、用脑的人、行动力爆表的人汇集在一起,那撬动地球就不是一件那么难的事情了,不是么!


(编辑 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