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儒雅:我与联合国梦

来源:默认 发布时间:2018-04-07 浏览量:525 二维码


王儒雅,本科毕业于美国亚利桑那大学政治学院,后在英国埃塞克斯大学取得国际关系硕士学位。

2015年在联合国纽约总部实习,负责推行联合国秘书处对全球人力资源的重新配置,并在联合国70周年峰会中协助各国媒体进行重要访谈。

2016年加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下设的联合国志愿人员组织,派驻中国国际扶贫中心担任项目官员,主要负责丹麦绫致基金在湖北省开展的儿童多维度减贫项目,与中国政府、国际组织、非营利组织共同合作,致力于参与解决中国及全球可持续发展、女性领导力、儿童减贫与赋权等各类问题。


Q1:请问您是如何决定要在国外求学?这段求学经历对您未来的联合国之路有何作用?


王儒雅:

在我12岁的小学时期写过一篇作文《二十年后的我》,当时的我用稚嫩的言语写下对于未来成功的定义:“二十年后的我已是中国外交部部长,在摩天大厦里和国际领导人畅谈未来。”在非常懵懂的时候,我已经为未来的梦想埋下了一颗萌芽中的种子。后来这篇文章被选为优秀作文被发表出来,对小小年纪的我来说简直是莫大的荣耀,也更加坚定了我那颗懵懂的心。

我高中就读于北京一零一中学,因为对于文学的热爱,我被选为学校校刊《一步》杂志的主编。编撰并出版一本杂志的感觉是非常让人兴奋的!通过记者和媒体的渠道,让世界倾听自己的声音,所以我决定在大学时期攻读传媒专业。

在我高中毕业后,决定去美国亚利桑那大学读书。但是在读了两个学期的传媒专业后,我发现自己志不在此,于是开始旁听新闻学和政治学的课程。在听了比较政治学的课程后,我感受到自己内心的渴望,我希望能够学习和了解更多关于这门学科的知识。于是我决定转专业,学习政治学。当时面临着巨大的压力:经济上的压力、心灵上的孤独。因为我将是我们学校政治学院里唯一的中国人。但是现在回想起来,我非常庆幸当时做出的这个决定,因为后来我接受到的教育,塑造了我看待世界的方式以及面对未来的态度。

本科毕业后我决定去英国求学,去听听欧洲教授如何讲述美国、中国以及英国——这个老牌的资本主义强国在世界格局中的地位。同时我希望能找到中西方历史运动的异同和规律,不拘泥于一国一隅。

在学习了多年的政治理论,分析了很多的国际冲突后,我对于未来的人生和发展目标有了更清晰的规划,我希望可以在国际机构,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于是在英国读研期间,我做出了一个改变我一生的决定——申请联合国的实习。


Q2:您在申请联合国实习时面临了哪些挑战?


王儒雅:

现在回想起来,申请实习的过程并不容易,更确切的说,是经历了漫长的等待与内心的忐忑不安。在申请了十几个职位后,得到的是石沉大海的渺无音讯!后来又过了几周,我开始陆续收到几封拒信,当时陷入了对自己能力的强烈怀疑。于是我重新去联合国官网查看我申请过的岗位。不看不要紧,这样一看,我感觉每一条要求都是在精确的描述我!职位要求写Professionalism, communication, teamwork。每一条都符合且准确!于是我又信心倍增,我这么安慰自己:这是一个优中选优的过程,不是我不够优秀,而是其他人也非常优秀!于是我继续坚持不懈的申请认为适合我的实习岗位,因为我坚信总会有伯乐出现的!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我开始收到很多面试的邀请,包括北京UNDP的办公室、非洲肯尼亚办公室、以及柬埔寨办公室的实习职位。但我收到的第一个offer是联合国总部的实习职位。我记得很清楚,收到录取邮件的时候我正在图书馆里写论文,我把录取通知书从头到尾看了三遍才敢相信,因为面试这个职位时,我因算错英国和美国的时差而错过了面试。后来我非常抱歉地和他们再次约了第二次面试。所以收到录取通知的时候,我确信了一件事,伯乐总会出现的,哪怕是从美国到英国,哪怕是算错了时差姗姗来迟,也总会如约出现!就这样,我像做梦一般再次回到美国,进到联合国秘书处的大楼里。


Q3:您在联合国实习时的具体工作内容是什么?实习时收获最多的是什么?


王儒雅:

在联合国总部实习时,主要负责推行秘书处人力资源部的新政策,英文叫做mobility,是对全球人力资源进行重新调配,希望所有的国际雇员不仅仅局限于一个工作地点,而是可以全世界调动起来,每个人都可以调动到不同的工作地点。这样可以做到更好的资源共享,也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



在这里的工作,有别于世界上任何的公司与机构,我的同事来自于世界各国,大家尊重对方的文化和宗教,为了共同的目标和责任在努力。除了工作,还有很多的福利,比如刚入职时可以参观联合国秘书处大楼,我在UN的展览里看到第二任秘书长哈马舍尔德如是说:“UN was not created to take mankind to heaven, but to save humanity from hell.”再比如,有很大的概率可以遇到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并且很慈祥地与你合照;可以在工作不忙时,参加各种关于人权、维和、妇女权益的高层会议,也可以在联大70周年峰会上,去现场听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这里所有的工作都是从全球化的视角出发,以全世界人民的福祉为根本。

在这里工作,收获很多。它能开阔眼界,因为身处这样一个国际化工作环境,每个人都有无比精彩的工作经历,所以在这里让我有机会去聆听不同人的声音。这里的工作还可以培养青年人的责任感与荣誉感。工作环境和学校毕竟有所不同,在这里,你所提出的建议想法,真的可能会影响一个方案的进行与完成,而在这之后会产生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因为你的努力产生了影响。同时也可以完善自我的人格、培养做合格国际公民的意识与能力,这是一份对人类有所贡献的事业,能使你储备能力、完善能力,培养对他人的痛苦、以及弱势群体的感知能力。

于此同时,这份工作也给我带来了很多挑战。入职一周,就因为学习和家庭以及工作的原因需要一周横跨三个国家,尤其是在经历情绪的极大波动和极大的精力消耗后仍旧需要调整状态,适应新的工作环境。第二个是全新的工作范畴,实习生在整个机构中属于比较基层的工作,所以当我们去采访高级别官员时遇到了不少的挑战,你需要想各种办法去让官员们接受采访,完成所布置的工作任务。



Q4:您的个人职业发展路径是怎样的?最早在什么时候有比较明确的规划?之前的规划也是如此么?中间有过哪些机遇与挑战?


王儒雅:

在纽约实习结束后我决定回国发展,一是因为中国的国际地位正在迅速崛起,中国社会正在经历巨大的转型,给年轻人的机遇越来越多,二是因为在外漂泊了近7年,想家了。回国后并没有经历太多的迷茫,因为对于未来的职业规划很清晰,我清楚地了解到自己在每个阶段最需要完善和获得的经历。非常幸运的是在联合国总部实习时在人力资源部,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便利,让我理清了年轻人进入联合国发展的几条途径。

于是在我回国后,毫不犹豫的申请了联合国志愿人员组织的职位,也就是我现在的工作身份,是一名联合国本国志愿者。联合国志愿人员组织(UNV)是从属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的机构,是联合国以志愿者精神为基础、建立的为和平与发展事业做贡献的世界性志愿者组织。UNV的主要工作领域包括项目管理、社区发展、扶贫、灾害防治等 。一般在UNV招募后,会被派遣进驻到UNDP的合作伙伴单位中负责具体的工作和项目,目前中国有20名左右的UNV,分别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妇女署,北京志愿者协会,还有就是UNV最大的合作伙伴中国国际扶贫中心。

虽然在我的offer上写着“联合国志愿者”,但这是一份全职的工作。在具体的工作中,我的领导、同事和合作伙伴给予了我足够的尊重和信任,实际在承担着项目官员的职责,这一点让我既欣喜又倍感压力。我需要承担更多的职责和责任,需要适应多元化的工作环境,更重要的是,作为联合国志愿者,可以直接参与到联合国的发展项目中来,同时也为未来的联合国职业发展之路奠定很好的开端。



所以我很荣幸参与了现在的儿童项目,这是由中国国际扶贫中心和丹麦绫致基金共同开展的儿童多维度贫困识别与干预的试点项目,项目涉及湖北省8个贫困县,80个贫困村,主要工作内容是根据湖北省项目地区儿童的贫困状况,以及当地的发展与生计,做复杂问题的分析,参与项目的制定与实施;去实地进行项目考察,做一线的调研,参与评估与监测项目进程等。印象极为深刻的是2016年6月份,我第一次去湖北罗田县考察。当时我们去村里最为贫困的儿童家中入户走访。尽管在去之前我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我看到土坯房和屋子里破败不堪的最最原始的摆设时,还是忍不住鼻头一酸!在那一刻,我深刻地感受到可以用我的能力来调动资源,借助国家的扶贫政策,助学政策,为这家人争取到更多的福利!我感到我的努力可以直接的改变这家人的生活状况,乃至是命运,那一刻我真的切身感受到了我这份工作的意义所在,这就是我如何保持对工作的热情,时刻不停的鞭策自己。



但作为我初入社会的第一份工作,也面临着诸多挑战。首先是沟通上的挑战,我的工作对接的部门是湖北省扶贫办和各县级项目办公室,去往项目实地考察时,经常需要入户走访。和当地村民沟通时是需要有技巧的,好多问题是问不出答案的,这时候就需要旁敲侧击,或者换一种方式来询问。比如我们在农户家里,希望知晓对方的家庭收入。直接问是没有答案的,需要问家里多少牛,多少猪,几亩田之类问题。家里有几口人在外打工,来衡量农户的家庭收入。其次,不同合作单位有截然不同的工作方式,要能够随时自由切换。自己部门内部,和丹麦绫致基金,以及和联合国儿基会,还有和中国各级基层政府沟通时,要站在不同利益方的角度思考。同时还有在面临多项重要工作时,如何合理有效的安排自己的时间。这时候需要合理支配资源,找到几项工作中交叉的部分,从这里下手。然后再按照任务的轻重缓急,合理安排完成时间,把大任务分解成一项一项的小任务,然后逐一完成。


很多时候在了解完国际组织的使命与目标之后,年轻人心中既迫不及待跃跃欲试,又感觉这些宏大的目标距离日常生活太过遥远,无从下手,无法参与到这些工作中来。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美国总统肯尼迪去参观NASA太空中心时遇到一个清洁工拿着扫把。肯尼迪总统问清洁工,您这是在干嘛呢?清洁工回答说:我在帮忙把人送上月球。当时的NASA正在肯尼迪总统的倡导之下研究登月,那个清洁工不觉得自己只是在扫厕所,他相信自己的工作也是确保登月计划成功的一部分。这就是使命感。


我现在参与和负责的儿童减贫项目,就可以直接支持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的1-6项。通过项目的实施,可以使孩子们消除贫困,消除饥饿,健康快乐的成长,获得优质教育,减少农村对于女婴的歧视。所以每个人都可以从各自擅长的领域,从不同的角度,共同支持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Q5:可否请您分享一下在校生如何申请联合国的实习机会?


王儒雅:

实习,是在校生的进入联合国的最佳路径。实习带来最大的收获是使同学们在实习过程中感受联合国的工作氛围,更加明确发展方向。本科四年级就可以开始申请。

主要申请渠道:各联合国机构官网、新浪微博、联合国驻华机构的微信公众号、中国发展简报、公共外交事务类公共号的招聘栏目,或咨询一下获得实习的师兄师姐。


Q6:您在学校的经历对您选择国际组织、求职有怎样的联系和影响呢


王儒雅:

首先是专业对口,履历丰富,这个在校期间需要我们主动去丰富简历,多去参加社会志愿活动。其次,风格独特,标新立异,坚忍不拔。除此之外,一路走来他人的帮助也是令我感动感恩的一点。无论父母的教导和发自内心的认同尊重和支持,还是求学期间导师的偏爱帮助,这都是我前行路上无法无法忘怀的触点。

第二是国家优势,中国的崛起,在世界上的突出地位,使得国家话语权相应的增强。在这和大家分享我父亲曾经教导我的四句话“开大船,到深海,撒大网,捕大鱼”。“开大船”指的是随着国力的增强,年轻人乘着国家发展的大势,享受着国家提供的机遇;“到深海”指是去到我们想去的地方,“撒大网”指的是充实的工具箱,提高自身技能,提高素质;“捕大鱼”,那就是最终获得我们想要的结果。


Q7:对于对国际组织感兴趣、或有志于从事这一领域的学弟学妹们,您有哪些经验想向他们传授吗?


王儒雅:

首先是关注自我成长,这包括要明确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在选择专业时无需刻意迎合社会的需求,把自己热爱的专业学好、学精、学以致用。第二是职业规划。分享我曾经读过的一本书,Sheryl Sandberg的《向前一步》,里面提到了许多人用梯子来形容职业生涯,但进入一个公司待在那里一步步往上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更为恰当的比喻是“职业生涯是方格架,而不是竖梯”。因为竖梯会限制人的行动,要么往上爬,要么往下退;而方格架能让人拥有更多探索的可能。爬到梯子的顶端只有一种方式,但要爬到方格架顶端则会有很多方式。刚进入职场的年轻人面临着迷茫,方格架的方式可以让人迂回曲折去尝试不同领域,去走一些暂时看起来是弯路的道路,但是最终都会引领你去往方格架的顶端,在沿途看到更宽阔的风景,获得与众不同的经历。

中国社会正在经历巨大的转型,新一代年轻人并非不关心国际和社会问题,而是缺少能让他们参与其中的渠道。所以北京大学学生就业指导中心开展的一系列活动及时地填补了这个空缺,为年轻人指引了发展的方向。通过整理和分享大家在国际组织中的成长和发展,激励更多的人,特别是年轻人,关注影响人类的重大问题,传递永不放弃、敢想敢干的精神。最后,希望和大家一起Save the world!Serve the world!


(编辑 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