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在联合国总部实习的日子:累并收获着

来源:转载 发布时间:2018-04-19 浏览量:265 二维码

说到实习,恐怕是所有“工薪者”都要经历的阶段,每个刚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都希望能到一个很牛的单位实习,拿到一份很牛的实习鉴定,再找一个很好的工作单位,当然最好还是能够留在实习单位。 

  说到实习单位,不论是企业单位还是事业单位,恐怕都没有今天要讲的这个“单位”厉害——联合国,中国人对联合国内部的认识,可能都是从电影《翻译风波》开始的,能够到联合国实习确实很有挑战性,很高兴,在联合国也能看到中国实习生的身影,尽管他们还只是最普通的实习生。 

  每年这个时候,都有无数大学生忙着实习找工作。除了优异的学习成绩外,你还必须要有一份“帅气”的履历,也许你英语很棒,还是学生干部,又有工作经验,另外比赛得过奖,但与今天文章中的主角们所拥有的履历相比,这些值得一提的“骄傲”就显得逊色了。因为他们的实习地点非常特殊,是特殊到令很多人都不敢想的——联合国。 

  

申请想到联邦调查局实习 

  坐在咖啡厅的沙发里,记者一直在猜测一会儿应邀而来接受采访的这位天津女孩究竟什么样子?

  主角终于登场了。尽管她的打扮与记者的想象不尽相同,但举手投足间散发出的自信和大方让人很难猜错,她就是那个刚刚从联合国总部实习归来的女生,名叫羽媛佳,毕业于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曾在外国驻华使馆任职,后留学美国攻读MBA,其间获得了赴联合国总部实习的机会。

  羽媛佳在美国留学期间非常想到政府部门实习,她首选美国联邦调查局,“我觉得那个地方很神秘,但我想得太简单了,那里非美国公民不用。”羽媛佳笑着告诉记者,“后来我得知联合国每年都会招收实习生,于是就试着上网申请实习机会。”整个申请过程还蛮顺利,登录联合国官方网站招聘实习生的页面,注册,提交申请表、英文简历和一篇说明申请原因的英文短文。羽媛佳是2009年2月上网申请报名的,5月收到了入围通知,7月21日,通知书就寄到了她的手上,那时羽媛佳的行李早就准备好了。


实习期间 开销不菲 

  联合国的所有实习生岗位都是没有薪水的,一切费用都由自己承担。开销到底会大到什么地步呢?记者通过多方打探,终于了解到了纽约、日内瓦、曼谷三个城市(以两个月为例,货币为人民币)实习生的基本开销账目。 

  

       地址:纽约总部 

  往返机票:12000 

  饮食:100 /天×60 =6000 

  住宿:5000 /月×2 =10000 

  (自己租用一套带独立厨房、客厅和卧室的公寓) 

  总计:28000

  地址:日内瓦 

  往返机票:8000 

  饮食:80 /天×60 =4800 

  住宿:5000 /月×2 =10000 

  (与人合租一套带独立厨房、客厅和卧室的公寓) 

  总计:22800 

  地址:曼谷 

  往返机票:6000 

  饮食:50/天×60 =3000 

  住宿:3000元/月×2 =6000 

  (与人合租一套带独立厨房、客厅和卧室的公寓) 

  总计:15000

  

工作 实习生都是蓝色胸卡 

  9月14日,按照录取通知书上标明的报到的日子,羽媛佳来到了位于曼哈顿东43街的联合国翻译大楼,她的工作就是帮笔译老师提供资料,也就是做相关词语检索和资料校对的工作,“门禁很严,每个人根据不同的角色都有不同的胸卡。”羽媛佳拿到胸卡时才知道,纽约总部实习生的胸卡都是蓝色的。

  被羽媛佳称为“恐怖45天”的时间段是9月15日至10月31日,“我主要做文字校对工作。”羽媛佳回忆道,其实,每天完成70%的工作就可以收工,但她对自己的要求是必须100%完成,尽管失去了很多休息和娱乐的时间,但她争取到了一个完美的实习成绩——第一名。 

  在她的印象里,联合国的同事和氛围都很棒,早上见了面都会寒暄几句,办公室里还有一个休闲角,“我们称其为‘happy corner’,那边总会有人准备好饮料和零食,还会有来自各国的同事在那边互送小礼物。”羽媛佳一有时间就会在那里小憩一会儿,和热情的同事们聊聊天。 

  

见闻 文化差异也会闹笑话 

  “在联合国里,各国文化都会被尊重,共生共存。”在羽媛佳的印象里,她从来没遇到过因为文化不同而产生特别反应的情况,但在另一个联合国实习生陈思的工作过程中,会偶尔出现一些插曲让她难忘。 

  陈思是在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亚洲分署实习,地点在泰国曼谷,“我是大四过去的,是办公室里年龄最小的。”陈思告诉记者,由于其所在部门经常要进行一些关于预防艾滋病活动方案之类的讨论,所以话题都比较开放,“一些前辈们在讨论时都会试探地询问我,谈话的尺度是否能接受,有没有冒犯到我等等。”

  陈思记得有一件很尴尬的事情,在一个讨论会上,同事们在严肃地讨论一个事情,但其中一个单词大家说了好多遍自己都不明白,于是她大胆地开口提问旁边的人这个词是什么意思,“现场瞬间安静,因为那是一个器官的专有名词,我当时很尴尬。”陈思笑着说,幸亏是在联合国,否则肯定会成为笑柄。 

  

离开 实习好不等于能留用 

  直到实习的最后一个月,羽媛佳一直在做翻译工作,最后做一个养老金的项目,还是负责搜索、输入和更新,“当我知道实习即将结束时,我就开始收拾行李了”。羽媛佳知道,实习生是不太可能留下工作的,况且她还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就算有一天回到联合国工作,羽媛佳也不希望是从最初级做起。 

  据羽媛佳介绍,联合国的工作人员平均年龄在45岁左右,“他们都是非常有经验的人才,我们还是太年轻了。”但羽媛佳现在还在与之前实习时带她的领导保持联系,“他一直鼓励我有机会到联合国工作。” 

  12月24日,羽媛佳的实习结束了。在完成了MBA的课程后,她带着自己漂亮的成绩单回到了天津,顺利地找到了一份美资企业总经理助理的工作,“这个工作挑战性很强,每天都会有很多不确定性,虽然有时觉得很累,但我很喜欢。”能获得这份成熟和平静,羽媛佳也将其归功于联合国的实习经历。

(编辑 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