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威尼斯办公室的五个月

来源:转载时间:2020-05-28浏览量:144 二维码

初识

对联合国,我起初是陌生的。直到2013年,我有幸进入原国家环保部实习,接触到与《生物多样性公约》相关的履约工作,这才与联合国结下了不解之缘,在这期间也与联合国环境署、联合国开发署等机构有交集和合作。

 

实习期间,工作平台给予我机会增长见识、提升能力,同时认识了很多良师益友,在此次申请中,我有幸得到了他们无私的指导和帮助。彼时,我对能够参与联合国项目感到庆幸,但若说我还有一点期许,那就是由于我是教育专业背景,心里真希望我能够接触到UN的教育项目,自那时候起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UNESCO)工作的想法在我心里渐渐萌芽。此后,我不觉间在心中定下了志向,每天利用通勤时间都会看UNESCO的教育报告和文件,并且及时记下我的想法及疑问,期间不断思考和求证。这段期间也有过迷茫和自我怀疑,而身边亲人的支持和鼓励,是我重要的力量来源。记得干妈对我说过,“每个人一生中总要有自己的事业,这无关赚钱多少、地位高低,我希望你能找到自己人生的意义,能够为国家做点事,为这个世界做点事。”

 

申请

去年经历了国家留学基金委的笔试、面试和UNESCO面试,最终定岗在UNESCO意大利威尼斯办公室。从申请到最终定岗,整个过程持续了近6个月的时间。网上申请正式开通前的一个月,我着手准备所需材料:英法两个版本的简历、动机信、推荐信、托福成绩单、法语八级证书、实习证明、获奖证书和其他证明文件等。动机信初稿完成之后,自己拿不准,联系了一位前辈,贾老师,请她帮我提意见,她看完后第一句话是,“你这信里面提及的工作都太宏观了,对方关心的是你具体负责了哪个部分,起了什么作用。”之后我们的对话像央视访谈节目,贾老师层层提问深挖,我边回答边反思,并试图用一条逻辑链把所做的事情串联起来。一个小时后,“访谈”结束了,我感觉我的思路清晰了很多,基本框架搭建起来了。

 

每次准备申请,就像是对自己这二十几年的总结和审视,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需要承认履历中不足的一面,也要尽可能在你不甚满意的履历中找到亮点,去贴合岗位要求。就像贾老师说的,在你动笔写简历、动机信前,先把岗位要求逐条拆分、剖析、研究透了,这些东西内化了之后会辅助你的行文逻辑。

 

笔试

申请材料递交了之后,就是等待笔试通知了,在等待期间,我依旧每天提早两个小时起床,在出门前有一段时间看书读文件、记录、写想法、听英语和法语新闻,一方面了解国际形势,另一方面巩固语言。因此在笔试过程中,对于提及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会议、UNESCO战略和项目等,我竟感觉像相识已久的老朋友,很熟悉。结合我的观点,长时间以来的思考和建议,我较快地完成了答卷。

 

面试

笔试过去大概两个星期我接到了面试通知,离梦想又近了一步。面试筹备期间,我准备了一些常见问题,同时也请教了另一位前辈关于面试要注意的事项,刘老师告诉我大原则是,“在国际规则下做事,尊重不同国家的文化,并且讲好中国故事。另外要做到真诚、干练、专业、对国际事务有热情。最后是要有信心,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很好。”

 

面试当天,我特地选择了一套白色连衣套装,回答问题的时候,尽量底气足、声音洪亮、面带自信笑容,用流利的英语和法语恰当表达自己观点,包括对做国际项目的经验,对国际事务的看法等。在小组讨论时,我并不着急发言。我属于逐渐兴奋型选手,先观察和倾听,使自己进入状态,在所有成员发言结束后,我做第一部分的总结发言,并且从其他成员没有提及的性别平等等方面切入,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其中一位小组成员在之后发言中还引用了我的观点,并在面试结束后告诉我:“你的观点真好,很创新。”我听后心里很开心。

 

国际组织的面试与国家留学基金委组织的面试中间隔了一段时间,我知道通过国家留学基金委组织的面试后,名单随后由国家留学基金委上报给了UNESCO。这又是一个紧张又激动的过程。据说很可能是电话面试,那段时间我不断留意随时可能从联合国打来的电话,最后记得是在地铁上接到的UNESCO总部人力主管的电话,她针对我履历上的经历做了详细提问,最后她说了一句:“Great(很棒)!”之后给我推荐了两个岗位,一个是威尼斯办公室,另一个是古巴办公室,并对岗位所做的内容做简要介绍,问我愿意选择哪个岗位。我感谢了她,慎重地考虑了之后,选择了威尼斯岗,最后大概隔了一个月,就接到通知,定岗在威尼斯办公室。

 

整个过程时间跨度较长,期间我有过紧张、激动、兴奋或沮丧,但向往国际组织的心、参与国际事务的热情始终没有改变,这个信念牵引我向人生的一段新旅程行进。

 

工作

去年11月初,我正式开始了在威尼斯一年的工作。威尼斯办公室是UNESCO在欧洲最大的办公室,主要负责欧洲国家的项目,优先区是东南欧国家,下设两个业务处——科学处和文化处。科学处分管人与生物圈计划项目(Man and the Biosphere Programme, MAB)、可持续发展教育项目(Education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ESD)、减灾防灾项目(Disaster Risk Reduction,  DRR)、科学教育项目(Ark of Inquiry,AOI),科学处主任菲利普是我的直接领导和导师,开始工作以来,我全面参与科学处项目。

 

MAB项目,从1971年设立至今,已有近50年历史。我开始工作的11月份离MAB世界青年论坛正好过去不到两个月,我们主要工作集中在论坛的收尾工作,其中包括论坛收尾报告的编制、论坛后的调研、对各个生物区(Biosphere Reserve)发展的跟踪等。这个过程中,在导师的指导和带领下,我对MAB项目有了更深的理解,记得在团队研讨会上,其中有一个问题是“对你而言什么是MAB项目”,会上大家讨论了多种内涵和外延,其中印象最深的一种说法是——MAB项目不只搭建交流平台,还得以通过构建世界生物圈网络让每个人看到一个更大的世界,能感受到自己当前所做的事情对整个世界的意义,并且相信美好的愿景。这对我触动很大。在这以后我也有意识地去思考MAB项目的价值和意义。

 

今年1月份,正值联合国经社理事会(United Nations Economic and Social Council , ECOSOC)世界青年论坛召开之际,威尼斯办公室MAB团队受邀至纽约联合国总部介绍MAB青年论坛的成果和经验,为此,我们不分昼夜筹备参与ECOSOC会议的材料和幻灯片,长达两星期的筹备工作没有白费,最后领导对我们的成果十分满意,参会结果也十分成功。在这个过程中,我担任了筹备小组组长,统筹筹备小组的各项工作。通过这个过程,我也更加了解怎样去培养自己的小组领导力,也花了时间去研究小组分工机制,了解了小组的有序合作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让每个人都能做自己擅长的任务。我还学习了如何在小组成员有分歧的前提下解决分歧,统一意见。后来,导师高兴地说:“这次筹备的所有材料非常重要,为6月份项目组参加MAB大会的准备工作打下了良好基础。”

 

2月份,我们又开启了新的工作,主要涉及对各个成员国提交的MAB项目国别报告进行审查和研究,我所研究的主题主要是青年团体在MAB项目和各生物区的所起的作用。报告来自几个大洲,涉及英法两种语言,其中法语国别报告主要集中在非洲地区。通过这样的调研工作,信息整理和数据解读,我对世界上青年团体在生物区管理和决策工作的参与程度,有了更清晰的认识,也为项目组今年6月份要对MAB国际协调委员会(MAB-ICC)做的汇报提供了必要依据。

 

此外,我还有幸参与了欧洲科学教育项目AOI(Ark of Inquiry),旨在为欧洲12个AOI项目成员国的中小学生提供科学教育,通过课程和活动的开展,AOI平台作为科学活动的数据库,以培养学生独立的科学探究精神,并鼓励女性从事科学研究工作,促进性别平等。从去年12月开始,我负责为AOI项目数据库持续添加科学活动,其中增加的阿尔巴尼亚语的科学活动丰富了AOI平台的语种(目前增至12个语种),并且为其撰写新闻稿,以扩大其影响力。该项目历经四年,在今年2月份结项,项目的结项会也是一次探讨项目可持续发展的会议。我们在会议上讨论项目学术成果的继续产出和刊发,项目平台的持续运营等事项。我参与了这次会议的筹办工作,并且负责此次会议的会议纪要。期间,我希望能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最好。按照参会成员的发言把主要意见记录下来时,如果遇到一些以前不曾接触过的项目和新概念,我不清楚其背景的,我会记住这位会议成员及他所提的概念,并在茶歇或者晚宴的时候,有意识与之沟通询问,对方一般都十分乐意解答。了解了这些新项目或新概念的背景,写起会议纪要来就更加有的放矢了。

 

此次的结项会,我也有意外的收获,通过和这些欧洲各大研究机构和大学学者的交流和学习,我们交流了很多项目外的话题。在会议结束后,我与其他四位年轻学者一起吃晚饭。席间,我向他们介绍了中国的太极文化,道家文化和墨家文化。他们说看过道家文化的很多翻译本,但感觉翻译的不是很好。我们又聊到或许这就是语言的局限性,之后又探讨了道家文化的哲学思维框架是否适应欧洲社会现实,有一位学者说到,中西方文化差异很大,例如体育,他感受到的一点就是,西方很注重人自身的力量,比如强调锻炼肌肉发力,而中国功夫强调要天人合一,从自然界借力。我们彼此尊重对方国家的文化,讲述自己国家的历史和故事,这样的交流让人心情通透和愉快。我们五个人也在短短两天时间,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并互相邀约日后到彼此的城市去,互相招待,还有我们会多探讨往后合作之可能性,虽然项目结束了,联系不会断。

 

AOI项目结项了,但我仍然承担很多后续的工作,包括AOI所有文件成果的汉化(以期在中国推广)、AOI项目SWOT(Strengths, Weaknesses, Opportunities and Threats)分析及AOI平台的持续运营等。诚然,一个项目的影响不应该随着它的结束而结束,还有很多领域有待开发和挖掘。我很荣幸可以见证并参与这个过程。

 

由于在AOI项目中表现优异,我获得了加入可持续发展教育项目(ESD)团队的可能性。ESD项目基于2002-2012年的可持续发展教育十年行动计划成果,在2013年提出的全球行动计划(Global Action Programme)的框架下,开展在东南欧国家的可持续发展教育活动。这是一项科学和教育的复合学科项目,也是我十分感兴趣的项目之一。我之前近两年的生物多样性公约工作经历,结合我的教育专业背景,加入ESD项目,对我而言,真是一大幸事。至此我才发现,这个项目好像是为我准备的,是一个让我发挥之前积累的经验和知识的平台。我明白了原来之前所走过的路,所有的尝试都没有白费,这些于我而言,都是基础和财富。目前来看,这将会是一次良好的开端,之后项目的实施和发展,我十分期待。

 

依照联合国轮转制度,导师在今年3月份离开了威尼斯办公室,在最后一次会议上,他对我们说:“在UN系统内的很多人都是带有理想主义情怀的人,我们很荣幸能够聚到一起,通过项目的平台,去与世界上千千万万远方的人们产生联系和交集。”听到这里,我不禁想起鲁迅先生的一句话——“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于我而言,有机会能为无数远方的人们,为这个世界尽一份力,这真是一种幸运。

(文章写于2018年)


(编辑:xc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