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联合国机构或其他国际组织实习或工作是怎样的体验?

来源:转载 发布时间:2018-02-10 浏览量:1398 二维码

来源:知乎

三年前在世界卫生组织实习。

去年又去工作了一段时间,确切的说来,实习和工作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体验。这里简单说说实习。

作为一份实习的工作,UN可能能给你这个星球上所有最好的实习能给你的一切:人脉,简历上可以被全球认可的闪闪发亮的名号,最多元的体验,最开放自由的环境…… 除了:工资(根本就没有工资啊摔!)和实习以后转正的机会(那是老头老太太的天堂,基本上没有机会留下来除非遇到天时地利人和。) 以下详述:

人脉:咖啡厅里左边坐着的可能是某国的卫生部长,餐厅里和你拼桌吃饭的大叔可能是盖茨基金会的某主任…… 

名号:一般为了避免别人认不出自己的高大上的机构,所有的UN机构的名字都是翻译成好多语言堆在名片里。不是金融界的可能认不出GS大摩,不是生物搬砖工业不一定知道冷泉港约翰霍普金斯,但联合国的名头连我三叔他表哥的二舅子的女朋友都知道呢!逼格满点!

体验:工作体验上大家都不同,因为每个老板的风格、工作方式迥异,比如我老板是个超级工作狂,于是我就被感染成了一个每天工作12小时的工作狂;而一个土耳其妹子她老板朝九晚五,日内瓦的white wine挺有名她尝遍了全部后成为品酒达人,实习结束后她老板还开着私人飞机带她在勃朗峰上转了一圈,简直羡煞我等……不论怎样的上班,下班后和一群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在一起,各种狂欢派对少不了,也能结识许多有趣真诚的朋友。

环境:虽然没有湾区码农公司的免费午餐晚餐点心,但是UN园区所在环境很不错,WHO能俯瞰日内瓦湖,每次远眺阿尔卑斯山脉的雪峰,夕阳下被染成金色,都感叹这是百万法郎才能买到的无敌美景。更别提旁边就是美国大使馆,他们常年都有很多高大威猛的保安。每次俯瞰他们持枪围在一起开会,我们一般都觉得在大美利坚的臂弯里我们特别安全。

多元:刚到WHO的时候,没有见过世面的我被深深的震撼了,如此多的世界各地的人:美国人、加拿大人、日本人、英国人、法国人、澳大利亚人……但是震撼主要来自于很难听懂浓重的英式口音,以及根本听不懂的在英式口音基础上难懂程度开三次方的澳洲口音…… 年少的我沉醉在如此众多的口音中笑逐颜开,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chinglish了!深深的为WHO如此多元的实习生构成而自豪!

但是直到我们做了一个调查: 发现95%的实习生都来自于高收入国家,而拥有最多疾病障碍(disease burden)的中低收入国家,仅有不到5%的实习生是在那里接受教育的。原因是UN系统不给实习生开工资,而日内瓦又是世界上最昂贵的国家。这导致基本上只有土豪们的后代,白富美和高富帅才能拿到成就·联合国培训实习生。

这意味着对于国际卫生(global health)这个领域来说,世界卫生组织,这个可能是世界上最知名的专注医疗卫生的机构,每年培训的是原本就有很多教育资源和医疗资源的发达国家的青年。而那些真正需要更多年轻领导者,医疗资源缺少,疾病障碍巨大的中低收入国家,WHO之门其实上是对他们关闭的。UN倡导的公平、平等的机遇,去了哪里? WHO的核心目标,要实现全人类的最高可能之健康状态,是否和这样的现状相悖?



这个发现对我们来说,是不可接受的。我们的结果发表在Lancet Global Health上,得到了许多关注。

经过两年的努力,我们今年已经把这项议题提到了世界卫生大会(World Health Assembly)的议程里。
如今我们和RSA(英国皇家艺术协会)、CFHI(国际家庭及儿童健康组织)合作, 在KickStarter发起了一项募集(campaign),希望能筹集7000英镑,资助两个来自低收入国家的学生,去世界卫生组织实习,并拍摄一个纪录片,唤起UN系统对于这项不公平的重视。
我们的最终目标能改变WHO乃至UN系统成为发达国家学生镀金边最佳地点的现状,一视同仁,为来自不同国家、社会阶层的年轻人提供实习机会,让他们成为国际事务未来领导者。



(编辑 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