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视角第14期|傅盛:创业,要用上帝视角

来源:默认时间:2018-03-29浏览量:129 二维码

傅盛:2003年加入3721软件公司。2005年加入奇虎360公司,带领团队打造了安全类软件360安全卫士。2008年加入经纬中国任副总裁。2009年出任可牛影像CEO兼董事长。2010年11月10日,金山安全与可牛正式合并成立独立公司,傅盛出任金山网络CEO。2014年3月25日,金山网络更名猎豹移动公司,傅盛出任猎豹移动公司CEO。

2011年,傅盛在"第七届CEO年会"中荣膺"2011IT新锐人物奖"。2016年3月,入选2016年“全球青年领袖”。

导语:我们在创业过程中,可能最难的就是把自由度变成一个具体问题,变成一个具体目标。

猎豹也不是一家特别小体量的公司了,去年公司收入差不多7亿美金。但,非常痛苦。

为什么会痛苦呢?股价的起落。虽然有起,而我看到的都是落。

想了想,上市后,我也很认真,很勤奋,基本每周快6天工作。竟然还有人跑来做空我们,说财务造假啊等子虚乌有的事情。当时雪球上有人骂我,我喝了点酒,情绪有点激动,就回骂了一句,然后被人家截图叫上市公司CEO深夜骂街。觉得委屈了,也不能回嘴,违背人性啊。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呢?前两天,我见一个88年创业者。他第一句话就是,我的商业逻辑和你们这些传统互联网不太一样。我马上警觉,是不是我老了?这样的话听不得了?

于是,除了研究AI,我开始认认真真研究线下,研究新零售,研究移动互联网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我们的经验为什么会出问题。

一个人遇到比较大的起伏,尤其当现实与你过去接受的教育相违背时,你是非常难受的。比如,所谓努力就能成功;当你做成一件事情,你只要继续努力,就能做成另一件事;只要我行我能,我就能成;我只要认真,就能不断往下走;我过去做得这么好,未来也可以做得很好。

那么,猎豹究竟在海外遭遇了什么呢?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猎豹的海外业务遇到Google,Facebook和Apple,就像中国创业者遇到BAT。阿里要做了,或腾讯要做了。完了,这事没法干了。

虽然Google,Facebook和Apple不这样干,但他们有个重要的杀手锏叫政策。他说,这个地方你可以做广告,我们一个季度的收入就涨800%;下个月他发一个政策,说这里不能做广告了,我们一天30万美金的收入就立降成3万美金。

你的本能反应是什么?你肯定想要把30万美金尽量变成15万美金吧,而且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这个广告就是纯利润,一天少了20多万美金的利润是很要命的。

这都是一些外部环境变化。这种感受就如同诺基亚高管的一句著名的话——我什么也没做错,只是因为世界变了。

但我是一个不给自己找借口的人。我相信我一定错了,错就错在我的宏观格局和世界观还不够大。

小时候,我们家小猫死了,我哭了很久,特别受不了,情感很脆弱。这样成长起来的人,很难理解什么叫真正的理性。

老子说过一句话叫“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就是你觉得自己很牛,放到整个生物进化史中,你不过是小小的一叶扁舟,微不足道的存在而已。

老子想得很清楚。大自然不关心个体,不关心种群,它只用上帝视角制定规则,或者规则就是进化论——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然而,无数的种群灭绝了,大自然依然生机勃勃。这就是大自然理性的一面。

当你真正从这个时间维度去看,那么多生命都灭绝了,你的股价跌一点算什么呢?等到后来,你会发现,由理性生发出来的是不断向前成长的力量。

举个例子。我们都觉得大熊猫憨态可掬,其实大熊猫之所以憨,是因为它天天吃竹子,吃到最后两腮肿胀,显得很可爱而已。一天10几个小时吃竹子,当然显得很憨了。我们都习惯用情感判断。其实它是能力严重退化。

如果有一天大熊猫真的灭绝了,我一点也不觉得可惜。所有种群的进化都是以个体和种族的灭绝产生。这是一个理性的过程。所以,千万不要让自己陷入自我的情绪当中。

有一个词叫上帝视角。一个创业者想要创业,首先要用上帝视角看事情。所谓上帝视角,就是将自己深入其中,能敏锐感受内里变化;抽身其外,又能让自己变成一个旁观者,观察很多事情的发生和结果。如果你理解,这是一种新陈代谢,是一种生物学的演化,就会避免很多所谓伤感的情绪。

公司也一样。当你把它看成一个生命体,困难也好,挫折也好,都是公司必经的一个侧面。有一些人可能比较理性,比较好过这关。有些人感性,可能需要克服自身本来的天性。

有一段时间,每次有人离开,我都受很大心理影响。后来我就比较理性的面对了。我觉得,人进人出,无论对个体进化,还是组织进化,都是好事情。

理解到这一层后,我就开始大刀阔斧,拆分事业部,鼓励内部创业,出售部分业务等等。我还在公司内部搞了一个门徒计划,直接找了10几个90后的年轻人。每周给他们开一次会,培养他们,让他们成长。

猎豹的机器人公司则干脆放到体外孵化。用投资的方式,内部竞争,内外竞争,积极推进队伍的新陈代谢,统一队伍认知。

由于这种竞争,必然带来很多人的不适,也会造成人员的一些交替。其实在以前,我的内心特别接受不了。包括一起工作很多年离开的人。

但现在我会认为,那都是彼此进化的一部分。有的时候,环境变了,我们需要进化;进化不了,离开了,大家也只是在不同的轨道上。今天,我能更加理性地看待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