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就业 > 读研深造

出国给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来源:默认时间:2019-02-28浏览量:310 二维码

作者:吉蕾Camille
来源:知乎

出国是一面镜子,而且是一面放大镜。

它不止放大你的恶,你的善,也放大你性格里的每一个点,让它们更鲜明,更张扬。


今天一个初中同学来纽约办签证,一起吃饭。聊近阶段的学习工作,也聊各自的男友。是的,他是个男生,但这丝毫不影响我们聊爱情,聊生活,聊世界观。

有人问我身边为什么这么多gay,因为交朋友跟他们是不是gay没有关系,而在于他们真的都是很棒的人,很值得交的朋友。

而论起出国带来的,则是让他们更敢于表达自己。在加州在纽约这样包容性很强的城市,一个男生谈起自己的男友,每个人都会认真倾听,而不会有任何不适。

跟我关系最好的一个gay,在大四那年打了左耳耳钉,宣布自己的性取向,而在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个会用“我爸说要给以后的儿媳妇…”来遮掩自己性取向的男孩儿。没什么好怕的,因为在这个环境下,大家不一定跟他一样,不一定完全理解,但一定尊重。

从这一点上来说,出国让他们更做自己了,更敢于表达自己了。


而这样的尊重,以及对自我的认知,不仅仅是对于LGBT群体,还在于每个人对彼此的包容尊重。跟朋友聊到婚恋观,以及自己的对象。

我是个比较传统的人,但唯有在爱这件事上是个彻头彻尾的意识流。道理都明白,但轮到自己的时候还是只在乎自己是不是爱这个人。从世俗角度看,我爱的人都不是最合适的人,人们可以拿出一百个非常明显的理由来让我放弃。可出国这些年,我的朋友都不会以“传统观念里”这样不对,这个理由来搪塞我。他们总说,你喜欢就好,开心就好。大不了失恋一起喝酒。而最重要的朋友会跟我说,这样的优点是123,但缺点是123,谈的话要自己注意123。


我喜欢这种可以讨论任何问题的感觉,不会拒绝听优点,就像我也不会认为他们告诉我的缺点是膈应我。他们是真的尊重我,包括对于事物的喜好和三观也是可以讨论的。


我们常拥有不同的观点,大到婚姻存在的必要性,阶级的跨越与不可跨越性,小到喜欢罗志祥还是林依晨,都可以说。不要求对方跟我有一样的观点,这个思辨的过程也不是为了说服对方,因为大多数都是主观题,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更理解自己,也更理解另一个角度的时间。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一个巨大的玻璃罩下,与他人认真的对话,是我们碰撞世界边界的方式,我们需要这样的方式来了解这个透明世界的框架和边界。


当然这一点在国内也可以实现,越大的城市越有实现的可能。而我个人在国内的生活圈子和接触的人还是有局限性,所以出国放大了我得到相互理解尊重的可能性。


但你要说,出国并不完全是好处,这一点我是同意的。它只是一面放大镜,能放大人性的善,也能放大人性的恶。


我见过有学长在美国赌场装富二代专骗中国人钱的,也见过你们所说的渣男骗炮甚至国内美国各个地方同时五六个女友的,见过女生出轨还举报男朋友家暴自己把男朋友坑回国的,也见过男朋友真的家暴自己被告上法庭但还帮他辩解保释的,见过所谓的嗑药抽麻各种party,也见过一路花钱作弊拥有光鲜履历的。

但这只是一部分,我不敢说他们每个人都遭到了该有的报应,我只能说这是他们选择的生活方式,不出国他们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只是出国给了他们一个机会放大这种恶。毕竟这里没有爸妈管,毕竟这里认识的人也只是很小的一个圈子。在这里玩够了,混够了,洗白回国的大有人在。


但放大的人性的善也是绝对存在的。身边有跟女朋友异地,每天努力读书,早一年毕业读研,认真实习,只为了早点跟女朋友团聚的男孩,安排好了以后的买房甚至结婚计划。也有当你在高速上撞车茫然失措时,开好几个小时的车来陪你到解决问题为止送你回家的朋友。有每个假期都买很贵的机票来同一所城市看你的朋友,可以凌晨五点爬起来教你微积分的朋友;也有赶在你需要前的一天来给你拍一整天视频,解救你于水火之中的朋友;还有在你最恐惧最抑郁最自闭的时候,伸出手当你朋友的人…

这些人不出国也是很善良的人,但出国把他们的善放大了。因为很多人的善,实际上只是在舒适区里假情假意的好,但这些人的善,是真实的打心底的温暖。


在出国前,我是个被保护得很好的小女孩,对世界的认知是单一的,是非黑即白的。刚出国的时候,我一度抑郁严重到不愿意见任何人,除了生活感情上的打击,更重要的是三观的崩塌和重建。

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我出国的第一年,所见到的所有的人事物几乎击垮了我过去十八年建立起来的所有体系。

但好在我还是过来了,过来之后明白,并不是谁的三观崩塌或者什么对错,而是不同的人选择了不同的生活方式。

虽然恶人不一定都会得到报应,但大多数人都得担负起自己行为产生的后果,即一种不得不的责任。

一些人不在意,或者他们失去得起,所以他们就去做,就去及时行乐。

但我要做的选择,一定得是我可承担的起的,并且我打心底认同自己的。


可能以后我会回国。但我自己是非常感谢这段经历的,不是因为出国本身是件高大上的事情(它本来就不是)而是因为这段时间是我飞速成长的日子,让我有机会把自己的三观打碎重组,揉捏成一个逻辑自洽的模样。

这几年里五湖四海认识了很多人,各个种族的各个国家的各个信仰的。他们教会我的是,这世界上有清晰的黑和白,但大多数是灰色地带。角度不同,看到的世界不同。选择不同,背景不同,结果不同。

世界是多样的,多样才使它有趣。

理解万岁。

知道自己要的是哪一种,并坚定选择就可以了。